在昨天战胜黄蜂后,爵士继续以25胜6负领跑全联盟,戈贝尔和米切尔也在今天被选入全明星替补。如今的爵士无疑已经跻身于“争冠军团”之中,那么他们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呢?

  如今的爵士是全联盟讨论的焦点。通常,一支攻防效率都位居联盟TOP10的球队是有机会获得好成绩的,而爵士如今攻防效率都位居联盟TOP5。他们有着兼具深度和强度的11人轮换阵容。米切尔和戈贝尔是全明星和最佳阵容热门,康利、博扬-博格丹诺维奇和英格尔斯都是出色的绿叶型老将,而克拉克森也是最佳第六人的大热门。

  本季前,人们对爵士的看法不一,大多数人认为他们仍有机会成为非常出色的球队;但也有人认为,鉴于西区整体实力呈上升趋势,爵士会在季后赛遭遇麻烦。大多数人认为爵士会是季后赛球队,但也认为他们最多排名第4到第7,然后首轮就打道回府。

  或许除了爵士自己,没人会预料到他们取得如今的成绩。尽管在去年季后赛首轮出局,但爵士内部一致认为,他们其实和理想中的模样相差不多。结果,本季的爵士获得了全联盟的盛赞,成为了一大惊喜和出人意料的球队,是“争冠军团”中不请自来的客人。他们的转移球、投篮能力、防守和深度,都被拿来和此前那些出色的球队相提并论。

  凯尔特人少帅史蒂文斯就表示,在绿军所有交过手的球队中,本季的爵士是最接近于2014年那支马刺的。

  很多人会觉得爵士是一夜之间取得成功的,但实际上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甚至在主帅斯奈德执教早期,爵士连一支强队都算不上。

  2014-15赛季,斯奈德成为爵士主帅。当时,爵士高层已经意识到,他们在未来较长时间内都无法成为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。毕竟,当时马刺正在挥别持续了数十年的梦幻之旅,勇士正在破茧而出,詹姆斯也才刚回归克利夫兰,爵士所面临的是一场持久战。

  斯奈德刚一上任,就在队内强调无私和分享球的重要性。在进攻端,这意味着额外的传球和对比赛额外的解读,甚至是牺牲自己的机会以换来队友绝佳的机会;在防守端,这意味着额外的轮转和补位,最好能将对方的外线球员逼到戈贝尔面前。无法融入、不愿防守和转移球的球员纷纷被清理。斯奈德本希望打出偏重于外线的球风,但考虑到戈贝尔和费沃斯的存在,他进行了调整,爵士随即成为联盟的防守强队之一。

  在这期间,以丹尼斯-林赛、贾斯丁-扎尼克和大卫-莫威所领衔的高层,也开始对爵士阵容进行修补,极力搜寻合适的人员搭配。

  海沃德本该是爵士进攻第一选择,但他却在巅峰期以自由球员身份离队,转投凯尔特人。不过,爵士发现戈贝尔和米切尔却要归功于选秀前调查,他俩都不是爵士选中的,却是在选秀后不久被换至爵士的。此外,如果不是爵士给机会,英格尔斯和罗伊斯-奥尼尔可能早已在NBA销声匿迹了。

  当然,爵士在选秀上也不总是慧眼如炬。比如2014年第5顺位的埃克萨姆就始终没打出来过。2015年选秀,爵士在第12顺位选择了特雷-莱尔斯,而第13顺位的太阳则选中布克。好在,爵士及时止损,送走了这两位近年来选秀的失败品,分别换来了米切尔和克拉克森。

  2019年西区首轮,爵士以1-4不敌火箭。当时该队高层意识到,他们拥有的是一套兼具防守和韧性,却难以打破进攻上限的阵容。因此爵士改弦更张,在2019年休赛期换来康利,并签下了博扬,即便不得不为此送走克劳德和费沃斯。

  然而在2020年首轮3-1领先被掘金翻盘后,爵士又暴露出阵容的缺陷,这次是防守竟变得脆弱了,杰夫-格林和埃德-戴维斯的表现难以令人满意,康利的融入情况也不理想。爵士的调整貌似有些矫枉过正了,让自己从一支守强攻弱的球队,成为了一支攻强守弱的球队。

  为此,爵士迎回了费沃斯,当时部分专家对此不屑一顾,如今看来无疑是很滑稽的。费沃斯的回归使戈贝尔能专注于防守,而不用担心犯规;斯奈德甚至在比赛某些时段安排费沃斯去对位对方的先发中锋,而将戈贝尔留给对方的替补五号位。

  在米切尔看来,去年复赛是一个转折。在迪斯尼乐园,爵士全队捏合成了一个整体,他和戈贝尔也冰释前嫌。尽管私人关系如何仍很难说,但在球场上都会为了彼此而战。

  爵士已完成了从“优秀球队”到“争冠球队”的转变,他们也丝毫不掩饰想要在最高舞台上竞争的欲望。米切尔就豪言:“我们想要成为7月最棒的球队,而非2月。”